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300家风险基金席卷中国本土创投存在大跃进隐忧

发布时间:2020-03-24 10:22:28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300家风险基金席卷中国 本土创投存在大跃进隐忧转载cyzone导语: “我们打算组建一个PE,规模在5亿-50亿元,钱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很强的政府背景,你能帮忙推荐一个合适的团队来帮我们运作吗?”11月底,一位京城的地产商委托人在电话中语气急切。这

“我们打算组建一个PE,规模在5亿-50亿元,钱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很强的政府背景,你能帮忙推荐一个合适的团队来帮我们运作吗?”11月底,一位京城的地产商委托人在电话中语气急切。

这是最近两个月记者接到的第三个内容相同的电话。此前的两个电话,一个自称旗下有许多大中型国企,欲成立一个1亿元左右的风险投资基金;而另一个成员多为江浙、广东一带的私营企业,有意成立一个规模在2亿元左右的风险投资基金。而他们都急缺专业的管理团队。

他们共同的理由是,国内外资本市场火爆,但大多数钱都被外资风险投资机构赚去了,现在,国家对本土风险投资的支持力度很大,而且各项制度都在改进,“现在进入,为时不晚”。

“我们错过了纳斯达克的造富潮,不应该再错过中国自己的创业板。”上述京城地产商委托人说,如果有合适的合伙人,愿意单独出来成立基金的,他可以成立一个新基金;如果已经有一个团队了,也可以合作成立新基金。

“钱不是问题。”他反复强调。20世纪末那个泡沫疯狂年代的声音——“烧钱吧,投资人要看到你在花钱”——又在耳畔响起。

牛市下的本土创投热

钱的确不是问题。

2005年初以来,中国风险投资进入一个新的爆发周期,国外著名风投机构以各种方式进入中国。与此同时,随着 *** 对于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大力推进和规范,以引导基金为首的本土创业投资基金在2007年被引爆。

两年以前,中国风险投资市场几乎被外资机构一手遮天,纳斯达克市场掀起的一波波中国概念股上市浪潮和超高回报的疯狂表演中,难觅中国本土创投机构的身影。为什么本土风投现在能如此快速的成长?

“国家对风险投资的认知成熟以及对法规的健全,激发了国内民间资本向创业投资进发的热情;另一方面,政府也对外资风险投资公司的退出机制做出了限制,红筹模式受到限制,外资机构迫切需要成立人民币基金。”清科集团CEO倪正东分析。

他认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股市催生了大批富豪和企业,他们需要寻找更多的投资途径。在目前股市进入“慢牛”市之后,这些赚惯了“快钱”的机构,迫切希望将钱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创投行业在前两年的卓越表现,符合这些人的口味。

事实上,促使这些“资本家”更加心动的消息近期在不断出现,12月1日,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深圳表示,创业板推出的时机已经成熟。这意味着,国内风险投资商最为诟病的退出渠道问题将在不久后得到彻底解决。

在此之前,中国股市已经开始了全面的全流通改革,并且推出了中小企业板,一些本土风险投资商开始出现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如持股广电运通8.88%、华天科技11.58%的盈富泰克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斯米克陶瓷0.07%的上海东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辰州矿业9.06%的北京清华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江苏常铝5.60%的江苏省高科技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数据显示,这些创投机构在2006年通过中小板退出获得了25.8倍的平均回报。

“中国股市的爆发解决了风险投资环节中的两大问题,一是资金来源问题,二是退出渠道。”风险投资商盈富泰克总经理刘廷儒表示,本土风险投资商之前的资金来源,多数是政府,而现在许多民营企业在获得资本市场的丰收后,已经开始再投资到创业投资上来。

相关统计数字显示,2007年前三季度,中国许多上市公司业绩大增,但是投资收益成为其中的主角,近3年来有73家上市公司投资设立或参股了创业投资公司,还有一部分直接设立了风险投资基金。

ChinaVenture的统计显示,第三季度中资机构在中国创投市场的活跃程度进一步提高,中资投资案例数量比例从第二季度的18%上升到35%,投资金额比例从第二季度的4%上升到8%。统计报告认为,随着国内风险投资政策和法律环境的改善以及合理退出渠道的建立,中资机构将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投资还是投机?

本土资本越来越多地加入创投大军的背后,“中国式大跃进”的风险也正在不断累积。

“现在风投行业有点像1999年的疯狂时代了。”刘廷儒说,那时几乎一夜之间风险投资机构就遍地开花,高科技园区尤盛,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个高科技风险投资商。

但在2000年全球资本泡沫破灭之后,这些风险投资机构几乎消失匿迹。“总结起来,那时候的风险投资机构钱还是太少,另外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职责不够明晰,还有就是退出渠道不通畅。”刘廷儒说。

目前,中国至少已经有数十个省区决定建立行业投资基金和创业引导基金,规模从1亿元到数十亿元,一些从事金融相关的行业知名人士纷纷投身创业投资,如高盛高华合伙人方风雷与苏州创业投资集团成立了一只私募资金,专门从事高科技创业投资。

不过,如方风雷这样由专业团队运作的私募资本尚在少数。如今,在越来越多的资本和风投机构的催生下,泡沫正在逐渐变大,一些与行规相左的事件时有发生。

记者采访了解到,一些创业投资机构最头痛的问题是,创业企业明显以追逐资本为最终目的。“很多创业者以拿到风险投资为最终目的,不注重企业的经营和管理,同时在多个风险投资商之间跳来跳去,敲诈价格。”一位外资风险投资商合伙人向记者表示,本土创投企业的专业精神有待改善,“他们似乎不看企业的真正本质和团队,就说出这个价格。”

不过,刘廷儒则认为,某些外资风险投资商仗着财大气粗,在争抢项目时也不顾项目本身的价值,“有一次我们已经谈好的项目,被一家外资投资公司以1.5倍的价格拿走”。他认为,这样抬高创业企业的融资价格,对创业投资企业并不利。

另外值得担忧的是,股市催生下的许多风险投资商仍旧在混业经营。“看到股市不好,就做创业投资;看到股市好了,就做证券投资。”另一位本土创投机构人士表示,这意味着他们并不是真心做创业投资,而是在投机。

事实上,即使是专心于风险投资的许多企业也已经出现了转向。看到高盛、凯雷、鼎晖等PE依靠投资中国的上市公司赚得盆满钵满,许多VC(创业期风险投资)做起了PE.“现在国内市场的PE和VC并不好区分,在国外却有明显的界限。”倪正东说,包括赛富、IDG、红杉中国等归属于VC的机构,已经在中国市场开始了PE的尝试。

“PE的回报的确来得更快。”刘廷儒认为,VC需要同创业企业共同成长,共担上市的风险,而PE则是坐享行业发展的成果,并依靠资本市场获得高回报,“现在看来,VC的市场竞争者的确太多,而PE相对要少很多。”

与VC红海相映衬的是,作为国内风险投资发源地的IT相关行业,从2006年以来投资案例和规模却都呈下降趋势。清科集团的报告认为,创投行业正大规模向传统行业进军。“硅谷并不是这样,大的风险投资机构都还是专注于高科技领域,大致都有自己的专长。”刘认为,国内许多风投机构已经偏离了自己擅长的领域。

人才、机制危机

“风险投资行业也会有泡沫破灭的时候,这个风险现在也越来越大。”上述房地产商委托人坦承,不过在中国股市、房市泡沫更大的情况下,钱往哪里放是一个问题,“只要能够找到好的团队,风险投资的风险我们也能够承担”。

不过,现在理想的团队已经很难寻找。记者征询了多家风投企业,他们均表示无法再承担更大的基金。“福建省希望我们帮忙运作一个基金,我们的团队已经无法再承担更多的资金了,现在每天看项目都没有时间。”一位国内风投企业总经理说,现在优秀的基金肯定不缺钱,缺的是人手。

“人才是目前这个行业最为紧俏的资源。”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熊晓鸽也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风投机构成立,懂得如何运作风险投资的人才越来越受欢迎,“不过,中国十年来培养出来的这样的人才并不多,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目前,IDG有专业的投资人员多达近40人,在今年IDG-Accel成长二期基金成立后,IDG又扩招了许多人员。

“我们这个行业对人才的要求其实挺高——既要了解行业,又懂得金融运作;既有经营企业的经验,又最好还有政府的背景;既能看准项目,又要能够看得准人。”刘廷儒说,人才的确是这个行业的最大风险。

事实上,除了人才之外,国内风险投资行业仍要解决一些问题,比如,人民币基金的募资方式。

此前,人民币基金主要通过信托投资公司采取信托方式进行募资。深圳达晨创投公司总经理刘昼对记者表示,湖南信托投资公司采取的5年期信托投资方式,为达晨募资开辟了一条新路子。而目前,更多的人民币基金采取公司制,这就涉及双重征税的问题。而国外普遍流行的合伙制,目前仍旧没有完全得到接受。

“中国现在是创业者的天堂,风险投资商的地狱。”熊晓鸽如是比喻,在未来的两三年里,中国风险投资还将持续这样的浮躁。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上海到北京冷藏物流公司

二手2米绞车

回收色浆